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案件快报
政府欠债二十四年,鼓楼法院坚持不懈终执结
作者:王芳  发布时间:2018-01-24 10:13:04 打印 字号: | |

二十四年的时间会发生什么?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将长成俊美的青年;一片土地,可以收割几十季满仓的喜悦;一项发明,可能创造巨大的财富和更适意的生活。而这二十四年,对鼓楼法院执行法官来说,只能化成一条漫长的追债路,并且追债的对象还是某政府。

二十四年前,某政府欠款86万成“老赖”

1993319日,原告福建某进出口公司与被告浙江省某县政府驻福州办事处签订了一份合同,约定原告垫款530万元供被告驻福州办事处使用,每期周转不超过三个月,被告驻福州办事处保证资金安全收回,并支付利息。当日,原告就汇给被告驻福州办事处530万元,截止19931015日,被告驻福州办事处先后还款444万元,余款86万元及资金占用利息未还。199710月,鼓楼法院经审理查明,判决确定:浙江省某县政府驻福州办事处应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返还福建某进出口公司86万元,如逾期未还,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尽管该判决于1997125日已发生法律效力,但浙江省某县政府仍迟迟未履行还款义务。

二十四年中,鼓楼法院坚持不懈为执行

199817日,等待了许久仍未收到还款的福建某进出口公司再次来到鼓楼法院,申请执行浙江省某县政府借款合同纠纷一案。鼓楼法院马上采取执行措施,于1998120日向浙江省某县政府发出执行通知书,但浙江省某县政府仍未按照执行通知履行判决所确定的义务。而后又因为福建某进出口公司以对被执行人的财产及账户情况进行进一步调查核实为由向鼓楼法院申请延期执行,鼓楼法院于1998722日发布判决书中止执行此案。至此,此案暂时尘封箱底。

又在2006613日,福建某公司以其查明浙江省某县政府有可供执行的财产为由再次向鼓楼法院申请恢复执行。或许有人会问为什么申请执行人“换了个名字”?这是因为在此期间,福建某进出口公司已被福建某公司兼并,债券债务也由福建某公司承继。鼓楼法院经依法审查,于2010519日裁定:变更福建某公司为本案申请执行人。

这一次,接到执行申请的鼓楼法院执行法官并没有坐以待毙。2011127日,他们动身前往几百公里外的浙江省某县,只为督促被执行人履行义务。可这终究是十几年前的案子,此县县政府也已换了多任领导,现任县领导以不知此笔债务为由避而不见,造成此次执行行动以徒劳告终。一次的执行失败并不能阻止鼓楼法院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的坚定脚步,从浙江回来的执行法官又于201214日、20131128日和201443日等多次向浙江省某县政府发出限期履行通知书,责令其在规定时限内按照判决书所确定的义务自动偿还欠款,但浙江省某县政府收到通知书后,均置若罔闻,故执行仍得不到进展。

二十四年后,鼓楼法院一纸失信名单促执行

近年来,为了确保申请执行人尽快实现自己的合法权益,鼓楼法院借力互联网创新执行手段,加大信用惩戒、司法查控等执行力度,有效执结了一大批“执行难”案件,充分展现了鼓楼法院破解“执行难”的决心和信念。此情此景下,这块悬在执行法官心头近二十四年的借款合同纠纷案,便成为刻不容缓需要解决的“老大难”。2016126日,鼓楼法院最后一次向浙江省某县政府发出限期履行通知书,并告知如若其再不按规定时间履行判决书所要求的义务,将把其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向全社会宣布其为不诚信的“老赖”。同时,一旦成为失信被执行人,浙江省某县政府也将在方方面面收到应有的限制。

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这一次,面对鼓楼法院发出的限期履行通知书,浙江省某县政府不敢再视若无睹,甚至主动找到福建某公司表示愿意偿还欠款要求与其和解。最终,双方于2017822日签订和解协议书,浙江省某县政府同意按判决书要求一次性支付福建某公司3059723.09元,并且福建某公司也于2017912日收到全部和解款项。至此,这份迟到了近二十四年的“正义”终被鼓楼法院用实际行动召回。

责任编辑:福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