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苑文化 > 文体生活
被遗忘的老时光
作者:姚雯君  发布时间:2017-04-24 10:46:56 打印 字号: | |

十五岁那年夏天去上海,除了被它繁华现代的外表所惊艳,更吸引我的是那些历史遗留的石库门,透过它们仿佛看到了大上海十里洋场的烟花寂寥。民国,大概是很特殊的一个时代,喜欢民国的事物,旗袍、雪茄、梳头油、留声机、西南联大,更喜欢民国的故事和人。所以,在福州遇见仓前,是一种说不出的惊喜,它不像名声在外的三坊七巷,太多现代翻修过的痕迹和各地纷沓而来的游客喧哗的充斥着整条南后街,现代的商铺改头换面进驻两排商业气息过于浓重。它就静静的坐落在烟台山畔,和山的名字一样,模糊而温柔,小心翼翼的带着一段被遗忘的时光,等待着有心人去挖掘。

第一次偶遇仓前,是在去中洲岛取景的路上,走过了解放大桥,走过了中洲岛,走过了福州基督教堂,就走到了仓前路。仓前路是福州少见的车流量较少的路,树荫成片,沿街都是无人居住的废弃的建筑不见商铺,显得宁静而与世隔绝。选了一个长而窄的阶梯拾级而上, 阶梯两旁的老房子早已无人居住,那些老式的门窗有些做成了漂亮的拱形,有些是旧式的长方形的木窗,而今都已破败,有些窗玻璃早已破碎。当时和同行的人说:“好像看到了童年的时光。”

就是这样一次偶然的邂逅,却对它念念不忘,而后了解了一段埋藏在历史尘埃下的时光。1840年鸦片战争中国战败后,清政府被迫开放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为对外通商口岸,史称“五口通商”。福州成为五口商埠后,帝国主义势力集结在仓前山,大量洋人进入福州,一座座具有西方风格的建筑拔地而起,领事馆、洋行、公馆、教堂、医院、学校、私人住宅别墅、跑马场等,数量多达近千幢。 有历史的地方才会有厚重感。再访仓前,带着一颗敬畏的心。从仓前路一路向东,走到梅坞路,而后反折到麦园路,穿过槐荫里。美国驻福州领事馆、英国领事馆、荷兰领事馆、比利时领事馆那些老洋房静静的坐落在路边,老式而精致的窗户,古旧西洋的造型因陈旧感而别有风韵,让人浮想这里该有多少喜怒哀乐,而老洋房们又见证了几代人的变迁和多少人家的故事,只是那些不时出现的防拆标语未免让人觉得格格不入。偶遇了石厝教堂满地的银杏叶,又想起了那个关于银杏的故事。石厝教堂内已经空荡荡,但在教堂里看到窗户外面的光有一种莫名的圣洁感。上帝说,要有光,于是人世就有了光。泛船浦教堂大气的美,哥特式建筑,福建最大的天主教堂,“走马仓前观走马,泛船浦内看番船”,它不同于其他的旧建筑,而被更多的人知道,观光者也不在少数,还有附近的居民三三两两的在此休闲,教堂门口就是菖蒲站,我们还玩笑“这站牌名真有意思。”菖蒲花,菖蒲花,难相见。

相信看过仓前的人,多是会将它和鼓浪屿进行对比,同是“万国建筑博物馆”,但比起鼓浪屿的人流和喧哗,仓前远离尘嚣,宁静而祥和,遗世独立,等待着有心人去挖掘,或是偶然邂逅,惊艳一段时光。我们不希望仓前成为第二个鼓浪屿,过多的人流只会掩盖掉它独有的气质和历史的沉淀感,我们更不希望它因时代的发展而最终被摧毁成为历史的尘埃。只希望它永远作为凝固的记忆,让有心人偶然相逢,惊叹其旖旎与悲凉,而后静静作别。对它如此偏爱,大抵是因为,福州也可以算是故乡吧。那天和菲菲说,“我觉得除了福州,我再也不想定居任何一个城市了。”它什么都有,有重要的人和事,还有等待着我们去发现的美。

岁月不语,惟石能言。深巷、教堂、庙宇、木屋、古树、台阶、石墙、故居,都在描述着悠远的历史,建筑是凝固的艺术。林徽因说:“顽石会不会点头,我们不敢有所争辩,但经过大匠之手艺,年代之磋磨,有些石头的确是会蕴含生气的。”夕阳斜照的小巷和老屋,不时传来的笑声和麻将声,孩子嬉戏的笑脸,坐在门口看书或攀讲的老人,还有趴在地上望着远方发呆的小狗,一切仿佛已经远离了喧嚣的城市。给一段历史留白,就像是给自己的生命留白一样。白。是一切的起源。

责任编辑:福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