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苑文化 > 文体生活
花事了
  发布时间:2015-12-05 10:55:32 打印 字号: | |
  开到荼靡,爱到酴釄。

不言及其余,几个字已经把我压在雷峰塔下。张的一句“话说隋末唐初年间”,轰轰烈烈风生水起,再无下文。山姆的逆鳞或许也是如此,怕被人轻易占了便宜去,所以把厚重的心思统统都压下来。是,我已经永世不豫了,白白辜负了那些动听合韵的标题。此时也如此,笔下软弱,文如其人。

辟谷,人很闲。桂花落了都,趴上去寻连萼片都没有,真真是最要脸的花。还好那日我倚着她们唏嘘了半晌的心事。桂花树有神韵,不来自广寒宫,更与臭吴刚无关。轻启鼻息已甜到喉咙里去,深夜更是浪漫到馥郁,肯屈尊陪我到今日,夫复何求。我笃信日后的拥有,所以先由她们萎谢了罢。

孕育是沉默,是蓄谋。花的阴谋更是耗费了几生几世的元气,是最冥顽不灵的物种。她们认为值得,她们自己想爱,想被爱,她们拿几辈子的修为来换,艳丽到极致,豪情到极致,所以闭嘴,不要虚谈妄议了吧。

粉饰太平的人是我,浑浊污秽的人是我,动弹不得的人是我,嗫嚅着说不成句的那个人,也是我。

已有当初,早知今日。If it is a game,I am in.

我不怀疑、也不肯定,有机会再去上弦场喝酒就是了。反正有人认得宿舍,踩着下弦月摇晃着回来。芸,你真好。我们都真好。再哭眼睛都坏了,我的眼泪可宝贵捏。

幸福的话我不信,更加不屑,但是芸说真正有缘的人绕一圈还是会对面,我很信。只是不知这一圈下来要多久呵,会不会比800米更恐怖,比肿胀的耳洞更血腥?是我的命,我怎会躲闪?我冲锋在前,索性任由你们断了我的后路。

所有与爱无关,只是为了爱。

眉宇含英气,又怎是池中之物!

为了我的狂妄,因了我的懂得,Are you in?
责任编辑:鼓楼区法院